三月末的初绛

【杂】他说.

春山稚子.:

ooc预警!


瞎胡的东西,还是老早以前写的明信片,自我感觉有些矫情。


有私设。准备搞个系列还是咋的,,,


盾冬是以Steve视角。




盾冬:


“我不能忘记那个夜晚。”他说。“布鲁克林的风第一次这么冰冷,鲜血在融雪中流淌。在我的面前,白色的玫瑰和他温柔明亮的轮廓在黑暗中格外清晰,他的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甜蜜。


从此,他永远只活在我的记忆里”


 


德哈:


“我止不住的思念他。”他说“他曾经穿过无尽的迷雾牵起我的手,点点灯火照亮了他的浅色眼眸,他在我面目全非的时候认出了我,那是我第一次注视他的眼睛。血液在透明的水中扩散,形成了无法跨越的隔阂。最后,我在他的牢房前再一次看到了那些灰色的低语。”


 


GGAD:


“我再也没有见过他。”他说“很多次我在不停回想着那些寻欢作乐,放肆的大笑,疯狂放荡的青春,和在昏暗灯光下金黄与赤红的交织。以及在最后,他用沾满鲜血的双手挑起了我的头发,用那双深蓝色的眼睛,与我告别。”


 


EC:


“我总是不能懂他。”他说“阳光太过刺眼了,就像他。他总是能不经意的割着我的心。我和他没有任何故事,我只是记得,在结束时我跌入冰冷的河水,注视着他的撕心裂肺。突然发现在漫长变迁中,自己永远不能读懂自己的心。”


 


锤基:


“我恨他。”


他说。


“我曾经被漫天星光拥抱,无数花朵为我盛放如海,因为他在我身边。”


“后来只能在黑暗中伴着潮声入睡,惊醒在漫长白昼中。”


“因为我失去他了。”


-fin-


 







评论

热度(51)

  1. 三月末的初绛青山. 转载了此文字